60岁老人的村头集体土味瑜伽秀

首页    60岁老人的村头集体土味瑜伽秀

 


瑜伽在中国的城市里日趋流行,它以达到身体、心灵与精神和谐统一为宗旨,符合中产阶层的趣味,同样,它在中国偏远的村落里也创造了奇观。
在河北张家口玉狗梁村里,数十名高龄农妇每天早晚集体练习瑜伽,她们的视频在网络上广泛传播。她们年过花甲,在水泥地、牧羊草场、田间地头努力做出“双腿绕头”、“双人倒立”等高难动作,疏松的骨质令这些动作充满了危险的可能,同时也激发了网友观看的兴趣。
玉狗梁村曾是国家级贫困村,位于河北边陲,人口流失和老龄化问题严重,如今因瑜伽闻名,被中央媒体多次赞许,受到国家体育总局的关照,被认为是“健康扶贫”的新生活。在扶贫书记卢文震和村妇女主任靳秀英的带领下,瑜伽以行政动员的方式在全村推广,强烈的反差令他们在短视频平台上获得数十万的粉丝,他们在直播的缝隙顺手就推广了当地的农产品。
这一以“静修”为核心理念的运动,给玉狗梁村带来了流量和观看,在全村老太太竭尽全力又面带微笑的直播中,夹带了村民变现的商机与干部的政绩。

图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清晨,村头广场上集合的瑜伽队。
“侧板式!”队伍里传来一声粗犷的口令,那是村妇女主任靳秀英的声音。
农妇们分成四排,随着口令将身体一致面向东方,双腿绷直,右手撑地,左手高举在半空。
进入11月后,玉狗梁村的气温降至零下。在寒风中,农妇们的动作没有怠慢,有些手掌冻得发紫,她们目光看向天空,直到结束令下才放松身体,为接下来的动作做准备。

图片

 村民练习双腿背部伸展式。

图片

冬季户外风大,无法铺放瑜伽垫,村民们在水泥地上练习。

图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玉狗梁的村民们自创了很多动作,图为瑜伽队员在练习“睡莲花”。
早上六点,玉狗梁的村民们都会来到村头广场上练两个小时瑜伽。参与者的平均年龄超过六十岁,倒立、劈叉、下腰,标准程度和城市瑜伽馆中的年轻教练不相上下,只是动作迟缓一些。广场不远处立着一座石碑,上书“中国瑜伽第一村”。
玉狗梁村隶属于张家口市张北县两面井乡,常住人口120人,多数是留守老人。瑜伽风头最盛时,全村女性都加入了训练。为此,书记卢文震颇费一番功夫。

图片

 卢文震的书桌上,摆放着瑜伽垫和瑜伽教学书籍。

图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0年11月5日傍晚,玉狗梁村村委会办公室里,卢文震正在为“双11”直播做演练。
2016年的春天,卢文震随着扶贫工作组来到玉狗梁村,不久便提出了“瑜伽健康扶贫”的想法,自称是受到了村里人习惯盘腿坐炕头的启发。他拿着《健身瑜伽体位标准》现学现卖,让妇女主任靳秀英召集村民参加集体训练。
村民从没听说过瑜伽,靳秀英也是,她给在外上学的女儿打电话询问。女儿告诉她这是健身,在大城市里很流行,她才相信瑜伽不是“邪教”。

图片

  靳秀英在家中准备瑜伽课程。

图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村里墙上粉刷着瑜伽示意图。
起初,靳秀英想着应付工作,劝人参加时说,“给书记个面子,过两个月他就走了。”
只有8位农妇抹不开面儿,参加了第一次训练。在卢文震的带领下,她们扎着马步,嘴里随着手臂展开和闭合发出“呜”的声音。一小时后,队里议论纷纷,“这是闹个甚嘞,这就能脱贫?”
第二天,训练场地上只剩卢文震和靳秀英。

图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广场上,做拉伸准备的两位农妇。
他们把8个人勉强拉回,但男人们开始在广场上围观,评头论足,说她们胡闹,“不守妇道”。那一年夏天少雨,田地干旱,村里风言风语不断,“她们撅着屁股练,冲撞了老天爷。”
李叶决定去练瑜伽时,遭到了丈夫梁玉亭的强烈反对。他们承包了60亩地,在村里是产粮大户。长时间的田里劳作,让李叶落下了腰疼的毛病,她希望瑜伽能帮自己缓解。梁玉亭嫌她耽误干农活,二人较着劲,没少拌嘴。

来自城里的关注改变了村里的对立局面。“老太太练瑜伽”传开后,媒体纷至沓来,中央电视台多次报道,国家体育总局授予“中国瑜伽第一村”的称号。
玉狗梁从未如此被瞩目过,在热火朝天的训练中,质疑声消失了。乡间林地、放羊草场、田间地头时常出现老太太练瑜伽的身影。卢文震将拉风箱、扫院子、推磨等模仿日常的生活动作编排进去,给玉狗梁的瑜伽开发了许多新动作。

图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秋收过后,田间成了新的练习场。

村旁树林里,村民结队展示瑜伽。
村里瑜伽队伍不断扩大,男人们也开始加入,练起了“夫妻瑜伽”。
武启莲和许富便是村里最有名的一对夫妻搭档,二人都已77岁,算高龄了,在炕头上做起双人倒立等高难动作毫无阻碍。2017年,武启莲夫妇受邀前往河北省电视台录制电视节目,那是他们第一次走出玉狗梁村。
武启莲和许富的生活简单,一锅莜面是他们一天的饭食。
次年,村里的瑜伽队被邀请到长沙、南京等地表演,武启莲也是其中的一员,她第一次坐了飞机。出发前夜,武启莲整宿没睡着,上了飞机

更令她新奇和陌生的是网络世界。2019年夏天,孙子许彪帮武启莲开通了网络直播,账号取名为“玉狗梁瑜伽老太”,两个月后粉丝涨到19万,武启莲成了“网红”。
直播间里,有人评论武启莲是“土味儿瑜伽”,也有人让她照顾好身体。武启莲没上过学,不会打字,也不会讲普通话,只能对着镜头笑笑。
村里的人对武启莲褒贬不一,有村民觉得她让更多人知道了玉狗梁,是好事,也有人说她靠着瑜伽在网上赚了钱,“脱离了集体”。武启莲性
84岁的常淑美是玉狗梁村年纪最大的瑜伽练习者。她腿脚不便,很少参加户外的瑜伽活动,每天在家中直播瑜伽。

图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常淑美对着手机与网友聊天。有时直播间里只有一两位观众。
孙子回北京工作后,武启莲的直播账号停止了更新。但村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直播,注册账号近一百个,粉丝数最多的是妇女主任靳秀英,其次是书记卢文震。
靳秀英置办的直播间不足40平米,水泥地上紧凑地铺着11个瑜伽垫。冬季地面冰冷,又增加了一层电热毯。每晚7点,靳秀英和村里关系较好的10位村妇准时开始直播。

图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9年6月,靳秀英开通了“中国瑜伽第一村玉狗梁”快手直播号,粉丝量超过20万。
起初,她们通过直播平台售卖瑜伽课程和瑜伽垫,每人每月能增收300元。疫情过后,厂商杳无音讯,合作中断。靳秀英没有直播运营经验,不知如何吸引更多关注,只会熟练地喊观众们“老铁”“亲人”。今年直播间收益平平,有时一晚只入账几块钱。
村里练瑜伽的热情也跟着降了下来,村头的训练队伍逐渐变小,人数少了大半。
李叶还在坚持练瑜伽,做饭、等待丈夫放羊回家、去直播间做瑜伽,是她冬日里的三件日常事。她觉得自己腰不疼了,生病也少了,都是瑜伽的功劳。每次儿子打来电话,丈夫梁玉亭都说,“你妈去直播间上班了。”
“双十一”前夕,卢文震在村委会办公室里直播售卖村里引进的藜麦,包装上印着瑜伽队的照片,画面中他带领玉狗梁村民在雪地里支起双臂。如今他的扶贫工作已进入收尾阶段,他精心调整镜头角度,准备着自己仅剩的几场直播。

 

 

2020年11月24日
浏览量:0